當前位置:中國寄口罩到香港 > 新聞 > 媒體聚焦

奮力書寫教育發展的時代答卷

——寫在“十三五”收官之際

2020-10-28 來源:《中國教育報》

  看到村裏小學建起有陽光房、浴室的新校舍,西藏民族大學學生格桑美宗十分感慨。

  “我上小學的時候,家鄉失學的孩子比較多,在很長一段時間,老師的工作就是勸學。如今,隨着西藏自治區教育投入力度的不斷加大,學校的辦學條件越來越好,羣眾的教育觀念也轉變了,越來越多的藏族孩子走出了大山,用知識改變個人甚至家庭的命運。”格桑美宗説,黨的教育政策越來越好,西藏農牧民子女也享受到15年免費教育。如今,她的妹妹在內地西藏班讀書,弟弟在拉薩中學就讀。

  格桑美宗切身感受到教育的鉅變。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十三五”期間,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教育工作,始終把教育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開啓了加快教育現代化、建設教育強國的歷史新徵程,教育各項事業得到了長足發展,人民羣眾享有更好更公平教育的獲得感明顯增強,教育服務經濟社會發展的能力顯著提升。

  立德樹人為新時代教育打好鮮亮的精神底色

  “老師,你胸前那個光亮的東西是什麼?怎麼總是戴着這個?”

  “這是黨徽,它可以時刻提醒老師,不忘把你們教育好。”

  在江西省撫州市金溪縣,全縣中小學黨員教師,每天必須佩戴黨徽入校園、進課堂,亮明黨員身份。

  堅持黨的全面領導,牢牢把握社會主義辦學方向,是教育事業發展的“定海神針”。“十三五”時期,教育系統堅持把黨的政治建設擺在首位,以政治建設為統領,全面加強教育系統黨的建設,堅定不移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向基層延伸,營造風清氣正的政治生態和育人環境。

  這5年,黨領導教育工作的體制機制更加健全,31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成立黨委教育工作領導小組,各級黨委把教育改革發展納入議事日程。

  各項工作的開展,關鍵靠過硬的隊伍,靠基層黨組織建設。從中組部、教育部黨組聯合出台的《關於加強中小學校黨的建設工作的意見》,再到教育部黨組出台《關於加強新形勢下高校教師黨支部建設的意見》;從高校教師黨支部書記“雙帶頭人”培育工程,再到高校黨組織“對標爭先”建設計劃……5年來,一系列措施加快推進了中小學校黨組織和黨的工作全覆蓋,補齊高校黨建工作制度短板。各級各類學校黨建工作制度化、規範化、科學化水平不斷提高。

  國無德不興,人無德不立。這5年,思想政治工作成了學校各項工作的生命線。

  2016年12月,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在發表重要講話時強調,高校思想政治工作關係高校培養什麼樣的人、如何培養人以及為誰培養人這個根本問題。要堅持把立德樹人作為中心環節,把思想政治工作貫穿教育教學全過程,實現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努力開創我國高等教育事業發展新局面。

  兩個月後,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強和改進新形勢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見》。一時間,全國教育系統掀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加強和改進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的改革浪潮。

  “我是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護士長張素真,我身後就是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的重症病房,裏面工作的護士跟同學們年紀差不多。”這不是記者報道的現場,而是廈門大學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線上思政課堂上的情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廈門大學通過連線抗疫一線等方式,以鮮活的事例和生動的教學,給學生帶來一場場思想上的洗禮。

  這5年,全國教育系統全面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這一根本遵循滲透在各級各類學校的教材中、課堂上,引導學生堅定理想信念,打好人生底色,補好精神之鈣。

  教材建設是育人育才的重要依託,建設什麼樣的教材體系,核心教材傳授什麼內容、倡導什麼價值,體現國家意志,是國家事權。2019年,義務教育道德與法治、語文、歷史統編教材實現所有年級“全覆蓋”。統編教材的一大亮點,就是注重落實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語文教材所選古詩文數量有所增加、體裁多樣。

  2019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明確“把勞動教育納入人才培養全過程,貫通大中小各學段,貫穿家庭、學校、社會各方面”。各地各校不斷完善勞動教育課程體系,廣泛開展勞動教育實踐,歷練青年學生的艱苦奮鬥精神和本領。

  “踩球、拉球、撥球、跨球、運球……”重慶市南岸區珊瑚魯能小學學生每天都在不一樣的足球與其他體育活動中參加體育鍛煉,並在活動中增強了體質,提高了技能,還在户外活動中學會了保護眼睛預防近視的方法。

  今天,“健康第一”的教育理念已深入人心。聚焦破解“小胖墩”“小眼鏡”問題,教育部等相關部門創新舉措,以足球和眼球兩個“球”作為撬動學生體質健康的支點。截至2019年,我國每週都有2000多萬名在校生上1節足球課,近3萬所學校組織開展經常性的課餘訓練和校內聯賽,這也讓擴大足球人口的理想照進現實。

  為扭轉學生近視率居高不下的局面,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印發《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建立了全國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工作聯席會議機制,與31個省份簽訂近視防控工作責任書,健全工作責任制。

  “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教育”交出滿意答卷

  “到了學校就安心讀書,有什麼事可以和我們溝通!”在廣西桂平市油麻鎮安平村第一書記盧廣和掛村幹部徐謹斯的陪同下,2019年秋季開學時,輟學打工的小姚和小安重新回到校園。

  “義務教育有保障”,是脱貧攻堅的重要任務,也是“兩不愁三保障”的底線目標之一。“十三五”時期,全國各地齊心協力密織控輟保學網,持續提高義務教育普及和鞏固水平。

  為壓實責任,教育部與13個省份簽訂《打贏教育脱貧攻堅戰合作備忘錄》,全國95%的縣“一縣一案”出台了控輟保學工作方案。為摸清輟學學生底數,教育部進一步完善了中小學生學籍系統與國家人口基礎信息庫等相關數據庫的比對機制,建立了控輟保學工作台賬在線管理平台,實時更新和銷號管理,保證“一網打盡”。

  一組數字濃縮着教育系統接力攻堅的艱辛歷程:截至2020年9月15日,全國義務教育階段輟學學生由去年的約60萬人降至2419人,建檔立卡貧困家庭輟學學生完成清零,義務教育有保障的目標基本實現。

  教育公平是社會公平的重要基礎。“十三五”期間,全國教育系統不斷促進教育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以教育公平促進社會公平正義。

  雷波縣地處四川省涼山州最東邊,是國家級貧困縣,今年2月剛脱貧摘帽。今年高考,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雷波縣彝族少年阿杜拉林通過國家專項計劃,考進西南石油大學。阿杜拉林也因此成了坪頭鄉第一位考上重點大學的學生。

  越來越多的農村娃通過國家專項計劃,圓了大學夢。數據顯示,5年來,重點高校招收農村和貧困地區學生專項計劃累計招生近52萬人。

  更好的教育,就是兜牢民生底線的優質教育。這5年,教育事業發展始終聚焦困難羣體、薄弱環節,瞄準農村、山區和貧困地區,強弱項、補短板。

  這5年,我國全面改造貧困地區義務教育階段薄弱學校,使全國99.8%的義務教育學校辦學條件達到“20條底線”要求,全國95.3%的縣實現義務教育基本均衡。

  數據的背後,折射了黨中央、國務院推進教育公平、發展人民滿意教育的意志與決心。

  這5年,教育公平的陽光灑向每一個孩子。85%的義務教育階段隨遷子女在公辦學校就讀或享受政府購買學位服務,殘疾兒童少年入學率達93%。

  在中國大地上,“不能讓一個孩子因家庭經濟困難而失學”,已成為黨和國家對人民的一份莊嚴承諾。

  今天,一套覆蓋從學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已經建立起來,實現所有學段、所有學校、所有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全覆蓋。5年來,資助各類家庭經濟困難學生3.9億人次,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惠及4000萬名農村學生。

  從“上得了學”到“上好學”,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成為所有家長的期盼。而要實現這樣的夢想,關鍵是要千方百計加強師資隊伍建設。

  5年來,國家安排“特崗計劃”教師42.8萬人,95%的特崗教師在鄉鎮及以下學校任教,其中30%在村小和教學點,這極大緩解了鄉村教師短缺問題。為了解決鄉村教師“留不下”的現實問題,國家實行鄉村教師生活補助政策,惠及中西部8萬多所鄉村學校近130萬名教師。推動城鎮優秀教師、校長向鄉村學校流動,農村教師隊伍素質整體改善。

  經過不懈努力,“十三五”期間,我國教育普及水平實現歷史性跨越,各級各類教育全面提質增效,有力推動了人力資源大國向人力資源強國邁進。

  一組組數據無聲地講述着過去這5年不平凡的發展歷程——

  ——人民的受教育機會不斷增加。2019年全國各級各類學校53.01萬所,在校生2.82億人,各級教育普及程度達到或超過中高收入國家平均水平。學前教育毛入園率達83.4%,九年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4.8%,高中階段教育毛入學率達89.5%。

  ——我國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教育體系。中職、高職已分別佔我國高中階段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2019年高職擴招116.45萬人,百萬擴招已如期“交卷”。

  ——高等教育一腳跨進普及化階段。全國各類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4002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51.6%,成為世界高等教育第一大國。2016—2019年,高校畢業生累計達3200多萬人,中高職畢業生累計達3400多萬人。2019年勞動年齡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0.7年,新增勞動力中有50.9%接受過高等教育,平均受教育年限達13.7年……

  一個個數字,串成一串串美麗的音符,奏響了中國向教育現代化進軍、努力讓13億多人民享有更加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的最強音。

  持續改革為更好更公平的教育裝上強大引擎

  作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教育體系,當前的中國教育正站在時代的新起點上。世界正摒住呼吸,注視着中國,時代也考驗着中國——如何擴大優質資源覆蓋面,破解社會普遍關心的教育熱點、難點問題?如何呼應全面建設小康社會,阻斷貧困代際傳遞?如何激活創新思維,實現從“人口紅利”向“人才紅利”的歷史性跨越?

  唯改革者強,唯創新者進。

  “要深化辦學體制、管理體制、經費投入體制、考試招生及就業制度等方面的改革,深化學校內部管理制度、人事薪酬制度、教學管理制度等方面的改革,深化人才培養模式、教學內容及方式方法等方面的改革,使各級各類教育更加符合教育規律、更加符合人才成長規律。”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在北京市八一學校考察時,對深化教育改革指出了明確方向。

  這5年,深化教育領域綜合改革有了更加明確的路線圖——從《關於深化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到《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從《新時代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到《關於全面加強新時代大中小學勞動教育的意見》《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一系列上下貫通、關涉教育改革全局的頂層設計方案,陸續由中央深改委審議通過,由國務院和相關部委具體實施。改革力度之大,為歷來教育改革之所未有,教育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不斷增強。

  天下之事,非新無以為進。哪裏是痛點,哪裏就是教育改革的發力處。這5年來,從老百姓最關心的領域着眼,從老百姓反映最強烈的問題入手,各項改革次第展開——

  考試招生制度是人才培養的樞紐,是教育領域綜合改革“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繼上海、浙江後,北京等四地第二批高考綜合改革試點平穩落地。尊重學生個體差異、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高考改革正朝着這些目標不斷向前探索。

  不破不立。以國家和時代需求為參照,高等教育適時啓動“強基計劃”,選拔培養有志於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且綜合素質優秀的學生,“破”“立”之間,無不體現着新高考的改革方向——向下連接中學教育階段,向上銜接高等教育階段。

  教育評價是指揮棒,有什麼樣的評價導向就有什麼樣的教育。

  這5年,國家接連出台關於改革高校教師評價制度的文件,改變“唯學歷、唯資歷、唯論文”的人才評價標準,破除論文“SCI至上”,有意識地撥慢評價“時針”,努力扭轉不科學的評價導向,讓研究成果經得起時間檢驗。

  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出台了《深化新時代教育評價改革總體方案》,針對黨委和政府、學校、教師、學生、社會5類關鍵主體,分類設計,破立並舉,提出了相關改革思路、措施和實施路徑,推進教育評價關鍵領域改革取得實質性突破。

  質量!質量!還是質量!這5年,圍繞提高人才培養質量這一教育改革發展的核心命題,全國教育系統不斷髮力。

  2019年,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義務教育、普通高中等基礎教育3個重要文件相繼印發,教育部加強教研、初中學業水平考試命題、實驗教學等系列配套文件先後出台,對課程內容、人才培養模式等進行一系列改革佈局,構建德智體美勞全面培養的教育體系大力推進。

  “十三五”期間,我國高等教育努力積極應變、主動求變,推動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的洪流奔湧向前。2017年9月,“雙一流”建設名單公佈,我國“雙一流”建設進入“施工期”。隨後一年內,教育部召開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印發“新時代高教40條”,推出了“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版本……一系列深化教育教學改革的舉措密集出台。

  從出台《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到“雙高計劃”、產教融合型企業建設、“1+X”證書制度試點、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等重大改革有序推進,職業教育改革的步伐日漸清晰。

  一個行動勝過一打綱領。為了推動教育督導“長牙齒”,中央深改委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深化新時代教育督導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旨在建設“全領域、全口徑、全支撐、全保障”的督導新體系,為教育高質量發展保駕護航。

  推進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深化教育綜合改革的重要目標,也需要打破以往板塊化的改革推進方式,創新思維、與時俱進,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十三五”期間,教育領域進一步深化“放管服”,從“越位點”退出,主動下放該放的權,以滿足人民羣眾對優質教育的需求。

  近日,教育部等八部門聯合下發了《關於進一步激發中小學辦學活力的若干意見》,依法賦能,憑藉一個車頭帶動的“綠皮火車”模式,將被校校都有內驅力的“動車組”時代所取代,從而真正釋放基層教育改革的活力和創造力。

  教育牽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能力顯著增強

  今年5月份,北京大學彭練矛院士團隊在《科學》雜誌發佈了最新研究成果——碳基半導體材料純度提升。這一成果,也將為碳基半導體進入規模工業化奠定基礎,成功突破了長期以來阻礙碳納米管電子學發展的瓶頸。

  “在關鍵領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集合精鋭力量,作出戰略性安排,儘早取得突破。”習近平總書記的話擲地有聲。

  當下,高校已成為我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的重要陣地。“十三五”期間,我國高校在攻破這些“卡脖子”技術難題上,取得的成績有目共睹。

  ——首次完全用“中國芯”製造的中國最快的超級計算機“神威·太湖之光”,在以清華大學為主體的科研團隊帶領下,兩次摘得了世界高性能計算應用領域最高榮譽“戈登·貝爾獎”。

  ——歷經近10年研製,2017年國產C919大型客機首飛成功,離不開36所高校的科研支撐。

  ——2018年被譽為“世紀工程”的港珠澳大橋建成通車,背後是清華大學、同濟大學、天津大學等數十所高校的默默支持。

  ……

  每一個高光時刻,所有破除萬難的科技攻堅行動,都離不開基礎研究。這5年,教育系統瞄準基礎研究,出台了一系列改革舉措,為基礎學科發展營造良好氛圍。

  2018年,教育部發布《高等學校基礎研究珠峯計劃》,提出在高等院校佈局建設前沿科學中心,推動重大科技基礎設施建設,培育基礎研究重大項目,推動產出一流原創成果,佈局建設了腦科學、量子信息等7個前沿科學中心,錦屏深地實驗室、海底觀測網、模式動物等大設施建設也不斷取得突破。

  有數據顯示,高校聚集60%以上的全國高層次人才,承擔60%以上的國家基礎研究和重大科研任務,承建60%的國家重點實驗室,獲得60%以上的國家科技三大獎,產出一批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標誌性成果,有力推動了創新型國家建設。

  “十三五”時期,在服務國家重大戰略上,各高校發揮自身在人文交流、資源共享、創新合作等方面的獨特作用,成為推動國家發展的重要引擎。

  教育系統立足服務國家區域發展戰略,縱深推進以雄安新區、粵港澳大灣區、長三角、海南自貿區、“一帶一路”和中西部地區“四點一線一面”為重點的區域教育創新試驗,形成點線面結合、東中西呼應的新時代教育發展空間格局。

  高等院校通過承擔國家重大項目、科技成果轉化、人才輸送等一系列工作,將科技成果應用於國民生活改善的方方面面,推動中國水電火電核電、國防工業、農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全線發展,充分體現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的論斷。

  針對我國高教資源分佈不均這一問題,教育部創新部省合建新模式,在尚無教育部直屬高校的省份重點支持建設14所高校,支持中西部高等教育改革發展。部省合建首先瞄準產業,着力提升支持地方能源化工產業、文化旅遊產業、農業生態產業等的服務能力。

  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偉大進程中,產學研協同創新、深度融合正發揮着關鍵作用。

  2017年黨的十九大報告和2019年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文件相繼強調,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中國教育現代化2035》進一步要求,探索構建產學研用深度融合的全鏈條、網絡化、開放式協同創新聯盟。

  隨着《國家產教融合建設試點實施方案》的印發,搭建高校與政府、科研機構、企業深度合作的平台,直接服務於創新驅動發展、製造強國、軍民融合等國家戰略,正在有序推進。

  打贏脱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鉅的任務,也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向時代作出的莊嚴承諾。

  為了實現這個夢想,這5年,教育系統盡鋭出戰,最大限度調動資源,最大程度地動員各方力量,落實“義務教育有保障”和通過“發展教育脱貧一批”,為全面打贏脱貧攻堅戰奠定基礎。

  “同濟大學給我們修好橋鋪好路,我們再也不用為出門擔心了!”雲南省大理州雲龍縣諾鄧鎮永安村的楊奶奶,拉着同濟大學校長陳杰的手激動地説,“過去沒有橋,我們到鎮上去趕街、辦事要繞遠,蹚着河走過去,來回要多走兩三個小時,一到雨季四五個月出不了山。現在有了新橋,幾分鐘就到對面公路上了。”

  “現在到雲龍縣,可以看到最好的房子就是學校和醫院。”雲龍縣委書記段冬梅感慨地説。

  這,只是新時代中國教育助力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一個縮影。(本報記者 柯進 焦以璇 於珍)

(責任編輯:俞曼悦)

版權所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中文域名:教育部.政務

京ICP備10028400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7625號 網站標識碼:bm05000001